猎灵人

玲珑阮儿

首页 >> 猎灵人 >> 猎灵人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光暗之匣 惊悚夜话 请魅惑这个NPC 亲爱的弗洛伊德 A01号 罪恶无形 惊叫循环(无限流) 刑事技术档案 侦情档案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
猎灵人 玲珑阮儿 - 猎灵人全文阅读 - 猎灵人txt下载 - 猎灵人最新章节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

第174章 为爱轮回(15)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他一向孤高自傲,从来不认为自己会失败,也许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根本不会满足于现状,爱因一面之缘而生,却在意见分歧下支离破散,当年我就不该留下孽债,让他如此的利用,倾泽,是我对不起你。”她的眼角噙着泪水,双手不安的攥在一起,看着左倾泽的目光中充满了歉疚。

“如果你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之间的身份,为什么誓要杀光所有猎灵人,单单只为了抢魑珠吗?”莫漓凝眉看着这个说话模棱两可的妇人,想起自己堕入轮回以后看到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亲眼看到,他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个糊涂的历史。

“不,你不会明白的,我百年才修得人型,却会在幻化成狐狸的时候恢复兽性,眼睛里只有自己势不可挡的目的,不在乎过程,只有看到自己至亲至爱人的时候才会有一点点理智,如果不是有米镯将那些浑浊的戾气拨开,你们根本看不到我现在的样子。”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认识我师傅?你怎么会知道魑珠的事情?”左倾泽忍不住发出一连串的问题,从对方的眉宇中似乎看到了点熟悉的神色,说不出的亲切感。

“因为她是你母亲。”不咸不淡的答话从莫漓的口中说出,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残忍,就这么突兀的说出了事实,一个猎灵人某一天发现自己是妖怪所生,会是什么感觉,不过这也是冥冥中注定的事情,既然逆天改命就难免要发现一些不能接受的事实,否则,岂不白来一趟了。

“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胡说?我自小就没有父亲母亲,是师傅抚养长大,哪里来的母亲,况且……”她没有再说下去,这样的话难免有些伤人,尽管对方是一只妖。

妇人的目光变得幽远,似乎在回忆一件尘封多年的前尘往事,美眸中始终都带着阴郁:“当年我因为初次下山不慎迷路,半山腰上遇见了廉海,我们相识相爱,缘分从那一刻定下,因为我身上有金丹封印了原形,所以他从未发现我狐妖的身份,可是,就在我身怀六甲的时候,他忽然有一天告诉我,他要离开无望山到外面去办一件大事,我本不同意,亦是不舍,无奈他苦苦劝说,并承诺一定回来,我才许了他。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为了传说中散落成碎片的魑珠,这样东西会是为祸人间的一大神物,可怀里抱着的孩子容不得我多分身,有一天我从他师弟的口中得知,他根本已是走火入魔,为了得到魑珠不惜一切代价,我对他的信任一天天的减少,知道他的野心,不仅仅是害怕魑珠被别人抢了去,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的目的。

记得很清楚,那是初秋的一天,因为我的疏忽,孩子误食了有毒的野草,为了救她,我不得不吐出金丹,就在刚刚清干净毒素的时候,他回来了,看到我围着哇哇大哭的孩子,不由分说便将我禁锢,并发现了我藏匿在地窖里的一颗魑珠,他便知道我有集齐魑珠的能力,便狠心将我禁锢在此。

但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将自己的女儿认作徒弟,还利用她。”她有些恨,双眸中闪过不忍,却难掩心中的怨气,想来这些年也过惯了孤独的日子,现在忽然幻化回人形已是不适应,双手有些局促的绞在一起,不时的注意下离自己不远的左倾泽。

周围呈现死一般的寂静,左倾泽的神情并没有初见亲人的激动之情,反而嗫嚅着:“不可能,师傅他不是那种人,他已经死了,随你们怎么说。”

“他根本就没有死!”莫漓想起白玉麒麟所说的话,看来当年唯一一个从地狱逃出来的人也是他,廉海,这个异常疯狂的人,也许他直到现在也不知道狐狸就是自己丢失的妻子,那跟过来的海伯呢?他本就是一个亡魂,何来的逆天改命,他回来还是为了做自己未完成的事情。

“这不可能……”左倾泽仍然不肯相信,但双眼中露出迷惘的神情已经说明她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是谁能以水作为媒介害了那么多的姓名,并且将他们变成人不人,妖不妖的怪物。是谁能将茜儿的亡灵禁锢在水底,还将那些亡灵碎片禁锢在水藻之中不被发现。你来到无望山的时候,他怎么会恰巧出现,这些难道都是巧合吗?蝙蝠人被关起来的山洞根本就没有被烧掉,你想的太天真了。”

莫漓将这些日子所见所闻统统说了出来,身体开始感到一阵莫名的乏力,好像被一种来自四面八方的力量慢慢的撕裂开来,如果不是强烈的精神意志支撑着他,恐怕现在已经不复存在,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他正在一步一步的探究真相,直到最后,是消失还是死亡,他都做好了准备,只要她平安。

“如果仅仅因为他是你师傅便选择盲目的相信,那你根本就不是一个称职的猎灵人!”莫漓的身躯慢慢的倾斜,他觉得现在支撑的仿佛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一副没有骨架的躯壳,乏力感越来越重,倚靠着洞壁,静静的看着她。

“轰隆隆……”一声巨响传来,整个山洞似乎都在震颤,包括脚下的地面,莫漓拉起左倾泽,面上闪过不安的神色:“快走,这里不安全。”

周围的石块开始窸窸窣窣的往下掉,纷纷砸落在地,面对这忽来的异变,左倾泽忽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她猛然撑开莫漓的手,扑到妇人的身边,紧紧的抓着它的手:“快走!”却没有得到回应,显而易见,被囚禁在这里数年,怎么会在今天被轻易的带走,求助的目光投向莫漓。

他没有说话,却只是摇摇头,开始怀疑这忽然的异变根本不可能是自然灾害,很可能是人为,是他吗?最后一刻终于要到来了吗?

“很好,你们都在这里!”廉海迈着步子走进来,目光扫过莫漓和左倾泽,透过他们落在妇人的身上,阴鷲目光忽然变成了惊讶,但这种神情一闪而过,继而代替的是冷笑。

“师傅?!”左倾泽惊喜的叫喊声掩在了肚子里,轻轻的嗫嚅道。

“他不是你师傅!”莫漓冷冷的说,他的声音不温不火,但目光中却充满了恨意,就是他,是他夺走了自己心爱的人,让他痛不欲生,想起秦悠然,胸口有种窒息感袭来,隐隐作痛。

“师傅你告诉我这是真的吗?”她仍然不肯相信一向最尊敬的师傅才是始作俑者,那些无辜惨死的人,那些莫名背上怨恨的亡灵,正义凛然要夺取魑珠的师傅,她无法说服自己。

廉海慢慢度着步子走到妇人面前,复杂的眼神中夹杂着一种异样的情绪,他轻轻颌首:“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这山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就会塌陷,永远不复存在,而你!可以选择沉默或者说出实话,你收集的五颗魑珠已经在我手上,剩下的,即使你不告诉我,我也会慢慢去找!”

左倾泽忽然走上前去指着他的鼻子:“师傅,无论你养大我是处于什么目的,我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可是,如今你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你,我们从现在起势不两立,你休想动她,只要有我在!”

她一字一句说的真切,却不知自己的下唇哆嗦的厉害,仅有的一点希望破灭了,他根本就没有理会自己,眼里只有魑珠,他曾经在临死前对自己说过的话,都是假的,他操控那些蝙蝠人也是为了魑珠,也是他指示柳西武来污蔑自己,说她是杀人凶手,不知不觉,眼眶总已经盛满泪水。

“倾泽,我并不想伤你,只是,想要达成目标就要有牺牲,今天,我是势在必得!”廉海的目光不带有丝毫的歉意,反而说的振振有词。

左倾泽的面上不再有任何希冀,淡淡的神色表示她已经做了决定,既然必须面对,又怎么能逃避,一道红光从手中祭起,她的力量全都集中在手掌心上,将米镯高高的举起,接着,笑道:“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用你教我的东西来对付你,也不认为我会赢,但为了守护我至亲的人,尽全力而为之。”

莫漓想要阻止,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活动的能力,身体轻飘飘的没有重量,看着还被困在那里的狐狸,他忽然感到很熟悉,也是在人间地狱里,在炼狱的最底层,失去了她,才有了今天的局面,也许是历史已经改变,身体就要消散了吧,廉海所说的一炷香时间并没有到达,反而震动更加强烈,每往前一步便是地动山摇。

四面的石块掉落的越来越多,一边要躲避被掉下的石块砸到,一边与廉海展开殊死搏斗,左倾泽渐渐感到力不从心,中的毒没有完全清楚,她的力量仅仅靠自己的意识来维持,面对的又是自己最尊敬的师傅,总是那么力不从心,石块掉落的密度更大了,廉海的身体向左倾斜躲避左倾泽的攻击,却被一块半人高的巨石砸到,跌倒在地。

“师傅!”她的叫喊声淹没在嘈杂声中,却看到一直没有动静的狐狸出其不意的站起来闪身来到廉海的身后,将他拦腰抱住,“倾泽快跑!”

看到它突来的举动,左倾泽呆住了,它怎么会那么傻,明知道这样根本不可能困住他。

“就凭你也想缠住我?!”廉海的脸上闪过一抹杀气,手已经举起,却又慢慢的放下,头痛欲裂的感觉顿时袭来,那种巨大的挤压力将他牢牢的钳制住,好不容易才憋出三个字:“噬魂引。”

三个字既出却只有莫漓能听得懂,他不由的看向无法动弹的廉海,是巫月吗?一定是她施放的,在他们匆匆堕入轮回的时候,她同样在无望山下部署,设下噬魂引等他进,可是她怎么会知道有这么一天?难道是?

他的目光落在死死抱住廉海的狐狸身上,她的人形已经开始变得残缺不全,死死的用力抱着廉海,却又神情的看着不知所措的左倾泽,原来这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之内。

被死死拦腰抱住的廉海忽然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设好的圈套,后悔已来不及,四面八方出现许多闪闪发光的丝线,那些看似若隐若现不起眼的丝线透着诡异的光缠绕在每一个角落里,心里十分清楚,噬魂引不仅仅是出自线形人偶师的咒法,也是一种无地域,无时间限制的阵法,一旦开启,被困者必死!

廉海愤怒的大吼,忽然低声念出一句含糊不清的咒语,带着吟唱的咒语声响起后的咒语伴着一阵强风,眼前凭空出现大群的蝙蝠人,它们的目光不再如以前的呆滞,变得凌厉凶狠,见到会活动的物体就开始猛烈的攻击,一转眼的功夫,连带左倾泽和莫漓全都受了伤。

看着越来越密的蝙蝠人大批的出现,左倾泽狠狠的推了一把莫漓,大喊:“你走!”虽然这是一个长得和霜天十分相像的陌生人,她却不忍心看他受伤。

莫漓被她推得一个踉跄,看到空中腾起的根根丝线,预示着阵中的人死期到了,拼命的拉着左倾泽不肯放手,她不能死,如果她死了,那么自己的一切努力就白费了,因着莫漓的拉扯,左倾泽无法施展自己的全部力量,只能看着丝线缠绕的越来越多,几乎就要密不透风,那些施与特殊力量的丝线就像斩不断的蜘蛛丝一般,将他们二人死死围住。

“倾泽!快走!”狐狸的声音隐约从中传出,声音闷闷的,带着强烈的压抑感,她就要支撑不住了,左倾泽心中痛得不能呼吸,泪无声无息的掉落,泪水模糊了双眼,喃喃的说道:“母亲……”

而里面的人却已无法听到,数个蝙蝠人也被丝线卷了进去,它们惊慌失措的尖叫着,不停的拍打着奇怪的翅膀,脚下的利爪在地上抓出一道道的划痕,却怎么也拜托不了困境,直到目光被完全遮挡,消失不见。

一块块巨石也开始往下掉,地上开始出现裂痕,小的有一米多长,大的地方已经变成深不见底的沟壑,冷气从地底下发出,不停的冲击着两人的后背,左倾泽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震了出去,伴随着背后温暖怀抱的支持,她跌落在洞外的地上,痛得失去了知觉,隐约有黏糊糊的液体从后脑勺流下,缓缓的流入脖颈里,凉凉的……为了保障左倾泽的安全,莫漓始终抱着她,以自己的身体做了肉垫,倒下的一刹那,黑眸失去了光亮,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撕扯里,仿佛在被一个强大的怪物撕成碎片,心口痛得停止了呼吸,所有的回忆变成画面,一片片的在脑海中回放,旋转的速度加快,变成模糊的光线,直到闭上的双眼中出现坍塌的画面,他的思想才慢慢不见,变成了无边的黑暗。

漫天的飞雪缓缓的落下,六瓣的雪花飘落在地面,很快,大地变成了一片雪白,秦悠然定定的看着门外的大雪,脑海中很快的闪现出一个奇怪的面孔,自嘲的笑笑,可能是最近韩剧看太多了吧,频频想起帅哥的模样,拿起自己的包便出了门。

今天是表姐秦清的生日,而恰恰也是秦清最崇拜的偶像“篱落”的新书签售会,虽然她并不了解这个人,但从秦清的口中听到了许多关于他的介绍,今天凑巧学校放假,就想一睹风采。

轻快的脚步走在积雪上,发出“嚓礤”的声响,侧耳倾听着,笑靥如花,还有半年就要大学毕业了,一直自恃学习不错的她决定留校再读研究生,这一直是全家人的希望,也得为妹妹做个好榜样。

“悠然,你可来了,快点,签售会都已经排成长龙了,你再来晚一点,我估计连最后一本都买不到了!”外面雪花飘零,而凌都商厦的现场却火热的快要爆掉,看着人山人海的大厅,秦悠然忍不住感慨,这是气场非凡呀,不愧是才子的签售会,如果什么时候自己能有这么多崇拜者,那一定睡觉都会被笑醒的。

看着一脸犯花痴的秦悠然,秦清急忙推推她,指指前面,人却已经不见了,加入了宛如长龙的队伍中,翘首企盼自己的偶像提笔签字的模样。

“唉,你说咱们的大才子为什么是个聋哑人呢?人长得帅,又有文采,身高一八零,绝对是个完美男人。”

“是呀,是呀,听说他很少出门,会不会有自闭症?”

“应该不会吧,他身边可是从来不缺少美女的,因为除了天生的缺陷,绝对堪称完美。”两个学生模样的女孩一边排队往前挪动脚步,一边悄悄的谈论着,话语一字不落的传进了秦悠然的耳朵里,禁不住对他们口中的完美男人产生了好奇。

顺着秦清刚才指的地方,她朝着前面望去,一个低头奋笔疾书的侧脸静静的坐在那,灯光打在他的后背上,映射出浅浅的光影,侧脸的轮廓分明,完美的弧度勾勒出他俊逸的脸庞,斜碎的刘海在眼睑低垂时轻轻被风扬起,他的座位前写着几个字:“新书签售会”。

她的心跳得很快,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传遍全身,每一颗细胞都充满着悸动,口中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喊出了一个陌生的名字:“莫漓!”

时间仿佛就在这一瞬间停止,身边的人和物全部都静止不动,他倏地抬起头,似是在对她的呼唤做出回应,深邃的眸子中透过一抹奇异的光……

《猎灵人》无错章节将持续在三九文学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三九文学网!

喜欢猎灵人请大家收藏:(m.999wxw.com)猎灵人三九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三分野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我被总裁反套路 打造超玄幻 (综科幻)身在曹营心在汉 似锦 男神同居日常 穿书后我成了国宝级女神 我的梦幻年代 权门贵嫁 千金裘 重生之逆转仙途 混沌天帝诀 穹顶之上 牧九歌 婚婚欲睡 惹不起 末日终战 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 攻略小社会
经典收藏 惊悚夜话 罪恶不赦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 凶案现场直播 犯罪心理 花重锦官城 尖齿 特别调查组[刑侦] 罪恶无形 光暗之匣 刑事技术档案 被迫成名的小说家 置换凶途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凶案侦缉 ICS凶案追踪 蛊毒 诡婳之说 罪爱安格尔·黎明篇 凶案追击
最近更新 侦情档案 罪恶无形 置换凶途 被迫成名的小说家 花重锦官城 天命新娘 前夫高能 凶案追击 犯罪心理 罪恶不赦 尖齿 特别调查组[刑侦] A01号 蛊毒 凶案现场直播 刑事技术档案 凶案调查 猎灵人 诡婳之说 光暗之匣
猎灵人 玲珑阮儿 - 猎灵人txt下载 - 猎灵人最新章节 - 猎灵人全文阅读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